博亚体育app官网入口_登录下载

凯文教育 身不由己

还有投资者质疑“公司多次提及国资委发挥海淀区国资资源优势助力公司,但并没看到动作!反而海国投成为

报告期内,凯文预计净亏损5200-5500万元,上年同期则已亏损3467.44万元,而如今在此基础上又同比扩大了49.97%-58.62%。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凯文预计净亏损5300-5600万元,较上年同期亏损的3951.21万元同比扩大34.14%-41.73%。

在此前其发布的2022年度一季报中,凯文教育营收1048.26万元,同比减少88.91%。期内亏损3820.43万元,同比扩大145.79%;扣非净亏损3857.59万元,同比扩大113.19%。

事实上,凯文教育的亏损已持续许久。回溯往年情况,可以看出,凯文教育近年来营收及净利润波动较大,2020、2021年,其营收出现大幅下滑,每年亏损超亿元。

7月18日,有投资者在交易平台询问凯文教育董秘,问及“公司是否有被ST的风险”。对此,凯文教育回答称: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情况稳定,新项目也在积极有序拓展,公司股票不存在被实施ST的风险。

但从股价上看,资本市场对凯文教育的担忧在持续加重。今年4月,凯文教育股价一度触及3.26元,两个月之间跌幅达37.43%。

应《民促法》条例要求,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不得与利益关联方进行交易。利益关联方是指民办学校的举办者、实际控制人、校长、理事、董事、监事、财务负责人等以及与上述组织或者个人之间存在互相控制和影响关系、可能导致民办学校利益被转移的组织或者个人。故公司自2021年9月起不再将旗下两所学校纳入合并报表范围,这也是本报告期其营收、净利润同比减少的原因。

同时,凯文教育也表示,2022年3月底公司陆续完成学校举办者变更相关手续,条例对公司经营的影响逐步消除,学校各项活动稳定开展,公司营运能力恢复到正常状态。虽然二季度受北京市新冠疫情防控政策影响导致线下培训业务暂停,但公司第二季度较第一季度营业收入增加约3900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加约2300万元。

有投资人在交易平台对2022年上半年的预计大额亏损提出质疑——“公司多次提及国资委发挥海淀区国资资源优势助力公司,但并没看到动作!反而海国投成为股东后,从上市公司获得9000万担保收益!请问公司大股东具有什么优势?”

凯文教育对此回应称,公司拓展职业教育赛道,深入发展产教融合,需要有产业端和教育端两方面的资源作为支撑。在产业端,公司控股股东海国投在教育、科技、金融等领域有诸多产业布局。另外,海淀区中关村数字经济产业集中,企业对于应用型人才用工需求高。在教育端,国资背景有助于为公司和各地职业院校开展合作带来广泛的社会认同,在大股东的支持下公司已对接多所高校。

对于大股东海国投从上市公司获得9000万担保收益一事,凯文教育表示,海国投集团为公司工行银行综合授信提供了连带责任担保,担保期内公司需要向其支付的担保费最高不超过7000万元。在公司提前偿还贷款的情况下,需要支付的担保费将会相应降低。截至6月30日,公司已根据资金需求归还部分借款,工行长期贷款存量余额已从4月26日的10.15亿元降至8.15亿元。

今年2月,凯文教育就曾发布公告表示,根据《民促法》规定,举办者与学校间的交易受到中“实施义务教育的民办学校不得与利益关联方进行交易”相关规定的限制。为了使两所学校的办学活动和为保障办学品质而发生的交易均符合监管要求,公司决定变更两所学校的举办者。

凯文教育表示,拟将北京海淀凯文学校和北京市朝阳区凯文学校举办者变更为北京海国教投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海国教投作为学校新的举办者在取得新的办学许可证后将分别向凯文智信和文凯兴一次性支付2000万元。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海国教投咨询服务公司成立于2020年5月14日,是北京华海恒泰投资有限公司100%控股的公司,其最终受益人为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产监督委员会。

海淀区国资委也是凯文教育的最终受益人之一。且根据凯文教育官网,早在2016年7月,其实际控制人就变更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公开资料显示,凯文教育原为“中泰桥梁”,于2012年3月上市。上市当年业绩就出现“变脸”,其后更是一度大幅亏损。2015年,八大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通过认购中泰桥梁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当年7月,公司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文华学信,开始向教育行业转型。

2015年10月,公司通过全资子公司文华学信以2.9亿元增资文凯兴,并取得文凯兴的控制权。然后又于2016年7月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17.5亿元,其中12亿元投资文凯兴建设朝阳凯文学校项目;再其后的2017年1月,凯文教育通过文华学信以1.65亿元和995.56万元的价格分别完成对北京凯文智信和北京凯文学信体育的收购;2017年5月,公司又收购了主要从事国际学校产业相关的出国留学、升学指导培训业务的北京凯文睿信的部分股权。

完成上述操作后,2017年11月,公司以公开挂牌转让的方式出售中泰桥梁,剥离了原来主营的桥梁钢结构业务,正式跨界成为一家教育行业公司,股票简称也正式变更为“凯文教育”。

当时,凯文教育表示,通过交易将市场竞争激烈、成长空间有限的桥梁结构业务进行剥离,摆脱桥梁钢结构业务业绩波动对上市公司的不利影响,调整优化资源配置也有利于公司长期健康发展及发展战略的顺利实现。交易完成后,利用大股东的资源优势抢占市场先机,构建“实体学校+体育培训+营地教育+品牌输出”的经营模式,为公司股东尤其是小股东带来更好的回报。

然而,凯文教育的使命似乎不止如此,2020年12月14日,凯文教育发布公告称,拟以1354.035 万元的转让价格,收购海南创业联盟教育管理有限公司75%股权。

据了解,海南创业联盟成立于2016年,北京海淀区国资委持股37.485%,为最高持股人。天眼查显示,海南创业联盟共有四家全资子公司,分别为海南创凯投资,琼海万泉海实业,海南白石岭颐温泉,海南信博酒店管理。

教育的外壳下,囊括了如此复杂的地产及金融投资资产,此举也引起了监管的注意。2020年12月15日,深交所向凯文教育下发关注函,要求凯文教育说明将规划用途为旅游餐饮的土地用于举办学校的原因,是否存在法律瑕疵及合规风险。

或是迫于监管压力,2021年1月8日,凯文教育宣布终止收购海南创业联盟公司75%股权。

2022年2月,为符合《民促法》要求,凯文教育剥离了旗下的两所学校。而这也引起质疑,有国有单位海淀国资委作为实控人,凯文教育或不受《民促法》限制。而其如此快速剥离旗下学校资产,是否是为非教育资产“腾壳”。

或许为了打消投资者疑虑,凯文教育开始大力发展职业学历教育业务。今年三月,凯文教育集团与山东艺术设计职业学院在济南签署合作协议,双方从2022年起共建凯文新迈尔数字艺术学院,培养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

据悉,凯文新迈尔数字艺术学院,计划自2022年起开始招生,双方第一阶段合作期限从 2022 年到2029年,期间共合作5届学生,初步设置工业设计(UI 设计方向)、软件技术(大数据Python 方向)、虚拟现实技术应用、全媒体广告策划与营销4个专业,并可根据社会发展需要在数字艺术领域进行动态调整。

今年4月,凯文教育发布公告,宣布与腾讯云、河南科诚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科诚数科”)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协议显示,为校企合作及产学研项目在河南教育行业的落地,三方达成合作,腾讯云提供项目解决方案,凯文教育与科诚数科负责推广与落地。

而今,从上半年业绩来看,凯文教育的业务想要反哺业绩,或许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而职教赛道与其此前主打的国际高中教育所面向的用户群体又存在很大不同,如何能够以打造自身竞争力,得到新用户群体的认可,或许还离不开大笔的投入。

而截至2022年第一季度,凯文教育手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4.17亿元,已同比减少近三成。主营业务剥离,新业务正在搭建,手中现金又急速减少,凯文教育又将如何开创新明天?